56. 激浊扬清扯旧案

    《启禀县太爷,讼师大人她拜相了》最快更新 [lw77]

    临渊府的案子惊动了整个大梁。www.moweiwenxuan.com由刑部彻查后,背后牵连的人甚广,遍布全国,长公主出面斩了一大批人。

    那一纸状纸写的酣畅淋漓,令人拍案叫绝,在雍都人人称赞,甚至有人专门拓下,制成拓本,用于贩卖。而那些善于写话本子的写手,也编撰了一个个故事,一时之间,由女子为代表的戏曲也开始流行起来。

    而那位讼师,自然也成了话本子和戏曲中的常驻人物,关于她的事迹越传越多,更有人说她智多而近妖。

    这一天的夜晚寂静异常,府衙牢房里的看门的衙役也因吃醉了酒,靠在牢门前睡着了,鼾声打得震天响。

    牢房外仍有侍卫看守,但只见两道黑影飞快地闪过房梁,声音惊不起侍卫的一点儿水花。

    牢里每一个犯人都是单独看管,此刻两道黑影轻声轻脚,摸进了耿常安的牢房。

    那两道黑影正是苏齐月和李凌霄。

    此刻耿常安正卧躺在一堆杂草里,早就没有了刚回临渊府光鲜亮丽的那副样子,他一身囚衣,衣服上血痕不断,头发杂乱,不过几日,已经是一副大牢常客的模样了。

    李凌霄将耿常安一下子扛起来,身子腾空的感觉让耿常安突然清醒,本能的想要叫喊,却被苏齐月一把将布条塞入口中。

    两道黑影扛着耿常安很快地逃离了牢房。一路耿常安一直挣扎,被苏齐月一击手刀从背后拍晕。

    大概过了一炷香的时间,耿常安被冬日的冰水扑醒,冰水寒凉不已,耿常安一下子就醒了。

    耿常安环顾四周,发现自己正身处家门口不远处,顿时喜从心来,此刻他口中的布条已经被李凌霄拿掉,他望向前面两个蒙着面的黑衣人,开口道,“两位英雄,可是钟太师派你们来救我的?”

    苏齐月闻声一怔,顺势压低嗓子回答道,“正是如此。”

    耿常安心中不甚感激,抓着李凌霄的衣角道,“英雄,我现在哪还敢回家啊,带我回雍都吧!”

    李凌霄并没有理会耿常安。

    耿常安见机再次说道,“都怪奴才没有用,被人抓了把柄,但太师不怪奴才,还兴师动众来救我,奴才心里十分感激,从此以后愿为太师效犬马之劳。”

    苏齐月今夜本身就是想来试探耿常安,再打听打听耿常安的背后之人,毕竟她还是觉得一个小小的雍都侍卫,哪有如此出众的能力牵扯到那么多官员。

    此刻见着耿常安似乎藏着许多事,她依旧试探道,“那你可得拿出些诚意来,太师可不喜欢这无用之人。”

    耿常安见着眼前的人似乎松了口,觉着自己回雍都还有希望,“太师的知遇之恩,奴才没齿难忘。奴才忽然想到,两年前的军饷案,有一女子曾经来敲登闻鼓,还带着一堆纸。奴才想着如此小事,不用惊动太师,便将那女子直接打死了事了。那女子留下的那堆纸,本想一把火烧了,但奴才为了大局还是留下了,现在正藏在奴才家中。”

    耿常安哪会为了大局,只不过打死那女子后随便看了几眼手中的纸,发现那好像是关于军饷案的状纸,上面还密密麻麻的签着许多人的名字。他灵机一动,觉得这不失为一个把柄,或许将来能保自己一命。

    苏齐月听着耿常安的话,险些没控制住自己,但还是神色一厉,“赶紧带我们去拿,日后太师定不会亏待你!”

    “奴才明白。”

    耿常安从地上爬起身,一瘸一拐地从他家的偏门带苏齐月二人进去。

    他可不想惊动他的妻子,虽然说上头查到了自己老丈人平日里帮他送礼的一些事,将老丈人抓起来扣押了,但是没有祸及到自己的妻子。

    不过是个怀孕了的老蚌,待他回了雍都,要什么样的女子没有?到时候再生上几个,他耿常安还怕留不下种不成?

    耿常安越想越兴奋,带着苏齐月和李凌霄轻手轻脚地溜进书房,转动案桌上的砚台,书柜后面突然升起一扇门。

    原来里面别有洞天,是一间密室。

    耿常安轻轻按动门口的机关,柜门又落了下去,眼下这间密室便只有他们三人。

    密室里摆满了各种珠宝,很难想象一个小官竟然在几年内敛来如此多财物。

    耿常安挑了许多方便携带但十分名贵的珠宝往一旁的布袋子里装。装了许久后,才在架子上的一个盒子里拿出几张染了血的纸递到苏齐月的手上。

    苏齐月摩挲着这几张纸,上面的血迹早就已经干涸,摸起来有些硬,那是她的血。

    她认真翻动了几下,是她带去雍都的纸,上面不仅有她的笔记,还有她亲人的名字。

    “怎么只有一半?”苏齐月记得那可是上千人名字的申冤状,光是名字就有十几张,苏齐月数了数,一共只有八张。

    “嗨。”耿常安还在认真地装珠宝,“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