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结局 第(1/2)分页

[【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阿米尔,记得吗?”



严朗的咆哮被林西抬起的一脚中断,她的高跟鞋稳稳地命中男人的侧腰,让老男人的额头顿时渗出细汗。

“你们今天有本事就杀了我,要不然我、我不会放过你们!”

“好。”

他当然不会忘记八年前阿巴斯口中的老大的名字,严朗艰难地用余光看着用膝盖死死顶着自己后腰腰眼的男人:“和着你们俩都是报仇来的,那行吧,引狼入室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你有本事就把我杀了——”

“我要你落马。”

阿巴斯当年回到中东之后消息全无,严朗混的风生水起的时候也早有预见未来有一日阿巴斯会携着自己的把柄来要挟些好处。

这是一开始就计划好的,他们会先坐直升机到达庆城边境的港口,只要到了公海,就代表他们彻底脱离危险。

他一张脸涨得通红,脸上的皱纹间尽是淋漓的汗,说话气不成声,只剩下粗重的喘息。

两人从容不迫地乘电梯到楼顶,林西坐在直升机内舱看着脚下熟悉的城市,久违地生出一种解脱感。

在她心上压了八年的大石头,终于在这一刻土崩瓦解。

俞修诚目光极寒,凝视着严朗的时候就已经让他背后徒生出一阵凉意。

“是吗。”

“所以是阿巴斯喊你们来的是吧,是不是阿巴斯!”

“那你要怎么样!?”

“是又怎么样?”此刻的严朗甚至将自己那套官腔收了起来,直接对林西怒目而视:“林晓楠那家伙就是个冥顽不灵的石头,我都已经跟他解释过那个军火商在搞军火的这群人里有多有名,只要他死在我们庆城,足以震慑那帮宵小!”

林西着实是做梦也没有想过,父母的牺牲竟然是因为这样一个疯子,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我不会杀你。”

“俞修诚,他们现在到底在哪,你别动她们,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你别动她们……”

窗外直升机的巨大声响逐渐靠近,俞修诚扭头朝外看了一眼,又给了林西一个眼神:“准备走了。”

“你宣告落马的当天,她们会回来的。”俞修诚顶在男人太阳穴处的枪管稍稍一松,“至于需要怎么做,应该不需要我来教你。”

“俞修诚,你要敢动我女儿可要想好后果,我好歹也是个在任局长!”

*

俞修诚直接枪托往下一砸便将严朗砸晕过去,然后站起身将手枪收入外套的内袋中。

“我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庆城,为了庆城的所有黎明百姓!”严朗一拍茶几:“至于林晓楠和他那个一样顽固的老婆,他们俩是我伸张正义的绊脚石!”

为此,林西今晚赴宴穿的都是便于行动的裤装。她站起身,又瞥了一眼还在喘息不停的严朗:“他怎么办?”

严朗在俞修诚手底下疯狂地挣扎,却始终无果,岁月给他带来了丰硕的功勋与地位,也悄无声息地将他鼎盛时期的体力耐力带走。

顶上男人的回答激起严朗一身鸡皮疙瘩,他几乎疯了般咆哮出声:“这不可能,这绝不可能!我根本没有做错什么,军火走私本来就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他们本来就该死——呃啊!”

得知妻女还在迪拜的严朗突然颓丧下去,他明白自己已经没有了胜的希望,只能接受负的结局。

一向面无表情的男人在这个时候语气中竟然浮现出极其细微的笑意,却如同冰天雪地银装素裹间的一跳诡谲的火,完全不能带来半点温度,甚至反倒让人从心底开始发寒。

“阿米尔……阿米尔……”

“阿巴斯?”俞修诚无比嘲弄地念出那个让他打骨子里恶心的名字,“五年前就死在这支枪下了,严局。”

当男人沉沉的嗤笑声响起的同时,严朗总算意识到这个一招将他放倒的男人是什么来头了。

五十有余的男人在俞修诚手底下不断挣扎却一直无果,一张脸涨得通红咆哮道:“你是谁,你到底是谁!你有枪,你也是军火商,妈的——”

林西听到这里已经抓住了严朗的重点:“所以你的意思是他们察觉到这件事不对劲了,要坏你的事,所以你杀人灭口还往他们身上泼脏水是吗?”

俞修诚站起身将浑身都气得发抖的林西不着痕迹地护在身后,就看严朗冲上来想去抓林西。他一把攥住老男人的手腕反手将他压在茶几上,只听严朗的颧骨与茶几桌面碰撞发出一声响,随即漆黑的金属枪管便顶在了他的太阳穴上。

他说完这两个字就没了下文,一阵短暂的沉默过后严朗才总算意识到今天整晚最至关重要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