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2章 疑云

    生活依旧继续。张砚不会因为外界对于他的地位认定的改变而改变自己的生活节奏和安排。

    张家是张砚踏入荒天域的因果,他坦然的接受,并且已经转化成了自己新的人生的存在基石。张家的崛起和兴旺本在情理之中,只不过比张砚预计的时间快了一些而已。

    而三个小的,如今杨睿也已经正式形成了气旋,最迟下月底应该就可以成功踏入引气境初期。王碾则是稳步的前行,天资的优势也在继续凸显,估计在灵石的帮助下突破中期已经不远了。

    至于刘蕊,已经差不多完成了别的小孩需要两三年的启蒙过程。不论是习字还是算术都已经快要追上王碾了,甚至连道书都已经能背诵不少了。只不过特别迷那些神话故事,最缠人的也正是这个小女娃。

    日常的事情一切照旧,就算是讲武院里课项张砚也没有停下来。只不过再一次拒绝了萧恕关于增加几个参与课项的学生名额的提议。依旧只有青铃公主和周耘两人。

    硬要说张砚如今生活里多出来的一些变化的话,那就是他时常出现在各地讲武院的藏书楼里。有时也会去渊定皇城的皇林院的藏书楼,一坐就是大半天。也让越来越多的人目睹到张砚驾驭云雀梭从云端落下的震撼场面。

    许多人都在说张砚不愧为学问人,即便如今展露了别的手段,可学问一道依旧如此勤勉,实在令人钦佩。

    可事实真就如此吗?

    自然不是。张砚一身的学问可不是什么勤勉得来的。而是在以前被逼迫着灌进脑子里的。而到了荒天域之后,面对这边主流和杂学两个学派,张砚基本上都提不起半点兴趣,更谈不上去钻研了。让他突然到处钻藏书楼的原因并不是学问,而是他想要寻找一个线索。

    三月前的那一场杀伐着实给张砚留下了不少的疑惑。有些已经想明白了,而有一些他至今尚且不能笃定自己心里的猜测。

    至于损失掉的寿数,与张砚之前预料的差不多,感应起来应该是十二三年的样子,算上他已经早就吞服掉了那一枚碧青丹,两次神降术消弭掉了他十五年的寿数,抵消碧青丹增寿的十年,他两次一共亏了五年寿数。

    当然,五年而已,对于已经踏入归神境的张砚而言并不算什么大事。对于如今寿元涨到近千年的他而言九牛一毛。

    真正不畅快的不是亏了寿数,而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半点实质的好处都没有捞到。

    万疆大鬼王乃是鬼域中行二的存在,换句话说,万疆大鬼王是荒天域这方天地中第二大的贼偷。论悬赏的话也肯定是赏金第二高的。一旦被张砚成功超度,那换取的功德灵气必定远超以往。

    可惜,最后关头让煮熟的鸭子飞走了。这说不气那是不可能的。毕竟这种机会以后估计很难再有了。除非张砚能杀到鬼域里面去。时间上不知还有多遥远。

    鸭子飞了也就飞了,虽然生气,但也不能一直念念不忘。所以张砚郁闷了没多久便将其抛开,转而琢磨起来另外一件事情。

    那就是当时突然出现并且救走万疆大鬼王的那个光影是谁?为何能有如此强横的实力和鬼怪的手段。不但让人完全感应不出其存在以及出现和消失,甚至连仙家法宝日月星辰旗也抵挡不住对方看似轻巧的两记直拳。

    万疆大鬼王跑了也就跑了。可这个光影是谁?又是什么来历?这对于张砚而言必须要弄清楚。因为这似乎涉及到了他以前对于荒天域整体力量架构的错误认知。

    或许不能称之为错误,而是应该称为是不够全面。

    荒天域里除了武者和妖族,妖种妖兽,以及鬼物和鬼修之外,莫非还存在着新的力量体系?

    这个疑惑这三月以来一直缠绕着张砚的思绪。

    如果是新的力量体系,那会是什么?如果不是新的力量体系的话那又是哪一种力量体系在达到什么程度之后才拥有的如此恐怖的手段和实力。

    最后张砚还是将新的力量体系这个猜测给搁置了。因为他这三月以来翻遍了几乎他能找到的所有杂文和史料,里面都没有脱离他已知的荒天域的力量体系的路数。

    那么剩下的就是那个被万疆大鬼王称为“大哥”的存在,到底是属于鬼修呢?还是属于武者?

    之所以直接过滤掉了妖族相关。是因为那人出现时即便是光影也是人族外形。加之万疆大鬼王乃是人灵族,他的“大哥”是妖族甚至妖种的可能性都极小。

    还有根据张砚亲眼目睹的情况,对方选择的是两记直拳,那架势虽然随意,可也看得出绝对不是门外汉随便挥拳的模样,而是经年日久的打磨出来之后的拳架子。

    所以一层一层的琢磨和求证之后,张砚将那道光影的力量最后归结在了武者身上。

    尽管这个结论很难让人相信,相信武者居然可以强横到那光影一样的程度。但张砚也不是完全不能接受。因为武者炼体,本质上和地球神话时代里的那些体修类似。体修修炼到极处同样可以成仙做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