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谢华裀:滚啊

    北周,洛阳。

    乔瑜看着面前有些忐忑不安的弟弟,没忍住笑道:“愣着做什么?还需要阿兄再讲一遍不成?”

    乔修玉皱了皱眉,道:“阿兄,这、这也太过荒唐了!”

    乔瑜勾了勾唇角,无奈道:“这已经是现下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了——你那位未婚妻可不仅仅是要南陈的江山,她也想要北周的天下,她爱重你,不想叫你我难做,才提出了这样的法子。”

    顿了顿,他道:“你应当知道,这样的爱重,来自于一个帝王身上,有多么的不容易。”

    乔修玉有些泄气:“我倒也不觉得安安做得不对……只是我如何能坐稳这个皇位?”

    乔瑜掀起眼皮子看他一眼,轻描淡写道:“有我在暗中帮助你,你不会坐不稳的。”

    乔瑜其实也有些不甘心——自从林净将他的身体治好了一些,这样的不甘心就冒了出来。

    既然他身体已经好了,那为什么不能治理这片江山?身体好了,精气神也好了,他也不像往常那般心存隐居之意了。

    但那位和阳县主,会不知道这一点吗?她难道会不知道,若是自己身体一天天健康起来,自己会平生出许多野心么?

    她怎么可能不清楚这一点。

    但和阳县主却将选择权交给了他——是选北周的江山、每日惶恐地等待着南陈北上、坐看天下分崩离析,还是选退位让贤、自己隐居江南、天下能够略微安生一些呢?

    这是一个关于私与公的选择题。

    乔瑜也曾苦笑,和阳县主这一计阳谋玩儿得可真是不错,任谁都挑不出错儿来,而不管自己选哪个,北周也只有灭亡。

    罢了,天下分久必合,自己又有什么好纠结的?

    那点儿轻微的不甘心,也就这么被乔瑜强行压下去了。

    这边乔修玉听了兄长的话,很想拒绝,但这个决定是商少言和乔瑜共同做出来的,这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他如何能够拒绝?

    于是乔修玉只能答应下来。

    ……

    三个月后。

    北周与南陈交界处,血华宫。

    此刻正是白昼,血华宫内也是亮堂堂的,但正厅里却是气氛凝滞。

    谢华裀沉着脸,看向跪在下方的苏灵,声音难辨喜怒:“你说,商少言在南陈称帝了?”

    苏灵抖了抖,而后低头道:“是。”

    谢华裀狠狠地闭了闭眼,继续问:“她将我们在南陈的势力也都一一拔除了?”

    苏灵磕了一个头,颤颤巍巍道:“是。”

    谢华裀被气笑了,将手里的茶盏扔在地上,碎裂的声音叫人胆寒。

    “废物!”谢华裀怒道,“她凭什么!”

    “凭什么?”门外忽然传来一道含笑的声音,“自然是凭我自己的本事了。”

    谢华裀眯了眯眼,看向来人:“商少言。”

    商少言笑着从外头走进正厅,挑了挑眉,道:“谢老师,好久不见呀——”

    谢华裀冷笑一声,没有说话,略微有些戒备地看着商少言。

    商少言身穿短打胡服,瞧着颇为英姿飒爽,身后还跟着几十个士兵。

    她打量了一圈儿正厅的装潢,笑道:“谢老师此处还真是富丽堂皇,跟皇宫也差不离了!”

    顿了顿,她有些疑惑地开口:“谢老师,您这么有才华的人,为什么不当皇帝呢?是不喜欢吗?”

    是不喜欢吗?

    不喜欢吗?

    喜欢吗?

    吗?

    谢华裀面色扭曲:“……”

    他妈的,商少言你个崽种!!!

    商少言主动忽略掉了谢华裀难看的脸色,笑着对身后的亲随道:“瞧见没?谢老师多么的高尚纯洁!她不慕强权、不贪钱势,真叫我这个俗人羞愧不已了!”

    谢华裀养气的功夫确实不怎么样,她指着商少言,咬牙切齿道:“成王败寇,我认,但士可杀不可辱!更别提我还是你的老师,你就是这么当学生的?!”

    商少言疑惑地“嗯”了一声,而后道:“所以谢老师,你真的不喜欢当皇帝,是吗?是吗是吗是吗?”

    谢华裀:“……”

    她狠狠地瞪了一眼商少言,商少言犹觉不足,咂咂嘴,道:“谢老师,有四个好消息,你想先听哪一个?”

    谢华裀:“……”

    她愤怒地看着商少言,很想跟她拼命,但她知道血华宫此刻多半已经被包围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只能愤愤地说:“随便你!”

    商少言美滋滋地说:“那就先从不怎么好的那个消息说起吧!”

    谢华裀扯了扯嘴角,皮笑肉不笑道:“嗯,你说。”

    商少言笑着说:“您在南陈的势力被我全部拔除啦!”

    谢华裀也是刚知道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