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 Chapter73

   跟拍导演:“……”

    听到跟拍导演转述的祝眠:“……”

    .

    暮色四合,嘉宾们陆续结束工作,回到别墅内。

    祝眠一组是第二组回来的,两人一进门,便闻到浓郁的泡面味。

    扭头一看,原来是毛懋和于一正在齐齐嗦面。

    听到有人进门,他们从泡面中抬头,嘴里嚼着面,模糊不清道:“回来了啊。”

    他们也知道这样很不雅,但是真的太饿了。

    他们今天一共遛了7只大狗8只小狗,上下午各一趟,几乎要遛断气。狗精力太旺盛,贼费人。

    不过收益也是可观的,一共赚了430美金。减去住宿200,饭钱8,还剩222。

    两人分一分,保底的住宿费这不就有了吗!

    “我们打算走先苦后甜道路。”毛懋一抹嘴,“你们怎么样,除草累吗?”

    虽是这么问,但他打量着两人的状态,心里便有数。

    两人衣着整洁,妆容精致,眉宇间有淡淡的魇足,说话时的语气不紧不慢,显然工作很轻松。

    不像他跟于一,“疲惫”两个字都快刻在脸上了。好在努力有所回报。

    祝眠的回答也如他所料,不过当听到两个小时就完成工作时,他的笑容不由僵了一瞬。

    “那剩下的时间你们去哪了?”毛懋问。

    “公园的负责人邀请我们去聚会。”祝眠道,“他介绍了很多朋友给我和丁川认识。”

    “聚会?!”毛懋锁定关键词,“那你们岂不是吃的很丰盛?”

    祝眠瞥一眼干干净净的泡面碗,违心道:“其实就那样。”

    毛懋正色道:“小祝,你是看不起我的心理承受能力吗?”

    “……”竟还有上赶着找虐的。为了照顾毛懋的心灵,祝眠只进行简单而客观的描述:“中午我们吃了烧烤,披萨还有沙拉,下午吃了点主人家烘烤的小蛋糕。”

    还有下午茶!

    旁边的于一瞬间觉得泡面不香了。

    “于一,撑住!”毛懋也不知道是在安慰他还是安慰自己,“他们没我们赚的多啊。”

    语罢,又不自信地问祝眠:“你们没涨工资吧?”

    祝眠摇摇头。

    快乐和工资通常成反比。

    而且今天他们也没遇到惊喜任务,所以工资还是300美金。

    毛懋受伤的心灵当即得到抚慰,他看向祝眠后头:“小川怎么回事,怎么一直在后面走来走去?”

    从一进门,除了打招呼,丁川就没说过话,一个劲儿地在祝眠背后来回的走。

    丁川闻言,脚步一停,摸着自己的肚子,不好意思道:“我太饱了,消食。”

    毛懋:“…………”

    在异国他乡打工了一天,所有人都疲惫不堪,除了某两位。

    晚上工作总结时,毛懋特地举手问柳河:“能不能加个交换的环节,我也想试试除草。”

    柳河语气幽幽:“可以啊,不过交换只能获得一半的薪酬。”

    “没问题。”毛懋想也不想道,而后看向祝眠,“过两天我跟你们一起去工作。”

    他也想吃烧烤,也想吃小蛋糕。

    “谁说你们可以一起了?”柳河打断他,“交换当然是整组交换,祝眠他们去遛狗。”

    毛懋长长地“啊”了一声,登时缩回手:“那有问题,我不去了。”

    他早就了解到,负责人之所以请他们吃饭,全是因为祝眠。

    没有祝眠,他再想去,负责人也可能不买账。

    众人瞥见毛懋的反应,顿时哄笑一团。

    虽说毛懋组才是今天的余额之王,但最具话题的还得是祝眠与丁川两人的经历。

    面对其他人的询问,祝眠沉吟:“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发展成这样,说不定明天就没有了呢?”

    “不是说不定。”柳河忽然道。

    祝眠:“?”

    柳河:“我们已经给他做了思想工作,不会再发生今天这种事了,明天你们给我乖乖除草。”

    祝眠:“……”

    其实即使明日负责人再邀请,她也会拒绝,但现在由柳河说出,就给人一种感觉——

    节目组玩不起。

    柳河坦坦荡荡承认:就是玩不起,怎么了。

    这节目虽打着旅游的名号,却是以明星们的辛苦打工生活为噱头吸引观众。

    观众们上班已经很累了,再也经受不起光鲜亮丽的明星到处参加聚会喝玩乐的刺激。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眼见话题还是在祝眠下午的聚会上,黄乐允再也坐不住了。

    她暗暗掐手,酝酿情绪。

    祝眠正好坐在黄乐允对面,不经意一瞥,视线立即顿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