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 第 64 章

    《硬刚那个始乱终弃的前夫》最快更新 [lw77]

    “错错错!怎么不值一提?”林思瑶简直想将她的脑袋掰开,看看里面是不是塞满了封建残渣,“纵使是女子也有自己的追求与抱负,为何要为了你父辈的期待而委曲求全,你难道就没有倾心之人?没有想要追求的目标?”

    庄舒禾露出微微错愕的神情,她紧紧盯着大胆发言的林思瑶,多年古井无波的内心居然荡出了一圈水纹。www.gaoyawx.com

    抱负……目标……

    只遐想了一刻,庄舒禾的理智逐渐回笼,她苦笑了一声,抬手将茶水一饮而尽,看向林思瑶的目光十分复杂,挟着无穷的艳羡与向往,很快,她又重新敛目,恢复了沉静,手中摩挲着空茶盏,弯唇淡淡道:“那些都不重要了。”

    林思瑶恨铁不成钢似的盯视着她,但也无可奈何。

    至少,庄舒禾已做出了抉择,林思瑶一介外人,如何能够以一时之言来扭转她的想法。

    庄舒禾不知想到什么,劝道:“我认为林府一事还有回旋的余地,林姑娘你不妨先给怀晟服个软,说些好话,让他从中帮衬,调节太子与林府之间的旧怨,你们林氏一族多少也能挽回些局面。”

    又来了……

    庄舒禾竟是想让林思瑶效仿她自己,牺牲一人挽回全族荣耀。

    只是林思瑶是半路穿来这具身体的,对林府上下没多少感情,更别提,林熙达夫妇对林思瑶一向冷落,还做出过那种无耻行径,林思瑶定不会为了林府存亡而出卖自己。

    不过庄舒禾都能为了巩固自身的主母之位,而帮着自己夫君讨其他女子欢心,能说出这番话也不足为奇。

    其实庄舒禾内心又何不震颤,蔚怀晟身为男子,兼负才情又容貌出众,在京都之中无出其右,以林思瑶如今的身家,能攀附上这样的夫君已是不可思议了,为何她要对蔚怀晟避如蛇蝎呢?难不成真如自己一直所猜想,林思瑶妄图逼迫蔚怀晟将她扶为正室?

    庄舒禾扫过对面那双傲然清透的眸子,攥紧了衣袖,心知今日之事已无再谈的余地,当即起身向林思瑶告辞。

    自从庄舒禾说出那番自我牺牲般的言论后,林思瑶看着她的目光便带了些悲悯,很难再去讨厌这个身不由己的女子。

    于是林思瑶也下到榻前,微微福身与她回礼,客套道:“恕我不能相送。”

    庄舒禾登门拜访这一次后再没来过,时隔几日后,这处清净与世无争的别院迎来了第二位客人。

    时至傍晚,林思瑶没什么胃口,刚让下人撤去原封未动的饭菜,便听到窗外传来些嘈杂的声响。

    她因着前一天贪凉,午睡时让丫鬟敞了半扇窗,就这么吹了半个时辰的冷风,一觉醒来后便头痛不止,但总觉得能扛过去,便没与其他人诉说。

    到了第二日晚间,身上突然觉得有些烫意,林思瑶拉过两条锦被重在身上,就这么侧躺着,直到外面守院的下人与来人恭敬行礼的声音传来。

    思索间,来人的脚步声已到了门前,林思瑶飞快翻身向里,阖眼装睡,不欲与他会面。

    软帘被人掀起,紧接着一道清朗的嗓音低低响起:“她歇下了?”

    丫鬟回话道:“方才还醒着,估摸着还没睡熟,要奴婢去唤醒林姑娘吗?”

    那人似乎是摆了摆手,否决了这个提议。

    帘子“哗啦”一声被放下,室内恢复了一片沉寂。

    林思瑶鸦羽似的长睫轻轻颤了颤,复又睁开,一派清明,哪里有半点睡意,她就这般静静地看着床榻内侧,思索过了这么长时间,蔚怀晟应该已走远了,于是动了动僵硬的脖子,翻过了身。

    只是方回头,林思瑶便惊骇出声。

    榻上竟不知何时坐着一个人影,正在一动不动地凝视着她。

    榻边恰好放着两盏黄花梨的高足灯具,借着明亮的烛火,林思瑶看清了那人。

    蔚怀晟一袭绯色交领广袖的襴袍,袖口处绣着滚云纹,层层累赘的衣摆压在身下,花似的绽放着。

    他极少穿这般鲜妍的颜色,与素日里清雅玉秀的模样大相径庭,却是越发夺目,观者无不心如擂鼓。

    蔚怀晟此时低垂着眉眼,静静看着她,唇边似笑非笑,身上竟罕见地带着些上位者的威压与冷肃。

    林思瑶注意到他仓促束起的的发尾还微微滴着水,肩侧的衣物已被水渍晕染出一圈深红,他许是才沐浴过,身上的清香沁人心脾。

    林思瑶转念想到那日蔚怀晟的毫不留情,心中仍带着气恼,便是冷冷地重新将头侧了过去,紧紧抿着嘴唇,也不与他讲话。

    蔚怀晟毫不在意她的冷落,看着她光滑白皙的侧脸,心中微微一动,视线下移,落在她红艳的唇瓣上,他还记得那处是如何的柔软香甜,自己又是如何沉溺其间。

    “还在生我的气?”蔚怀晟轻笑,语气中带着些讨好,“阿瑶,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