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 豪门的甜蜜陷阱8

了眼。

    “你知不知道,你想要的只有我能给你?”良久,蔡恺松再度开口。

    最新款的相机已经有了录像功能,只是不像现代的相机那样智能。乔臻正研究着录像模式的参数,闻言漫不经心地问:“哦?老公能给我什么?”

    蔡恺松冷哼一声,“你以为没有蔡家在背后撑着,你在研究所能这么轻易融入?你以为你巴上了伊安太太,就算拿到了上流社会的入场券?”他向后靠了靠,眼神中流露出充满底气的自信,“我的妻子的身份才是你真正的入场券,你还想好好玩,最好还是听我的。”

    乔臻啧啧称奇。若她是个涉世未深的小女孩,恐怕还真的被他唬住了。

    她将手中相机好好放到一边,正色看向蔡恺松。

    蔡恺松见她动作,以为她想明白了要服软,喜色还未达眼底,便听她悠悠地说:“我还以为嫁给老公能直接让我在上流社会为所欲为呢,原来……只是入场券啊?”

    “你!”蔡恺松的脸色瞬间阴沉下来。

    “但我还是感谢老公的。没有老公,我不会来到法国,更不会知道原来我的母校在国际上这么受认可,谢谢你。”乔臻嘴上说着谢,眼中却没有半分感激。

    蔡恺松起身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将人拽至自己身前,厉声威胁:“你以为你去了伊安太太的研究所我就拿你没办法了是吗?我是你的丈夫,只要我想,我有一百种办法收拾你。”

    “老公你在说什么?”乔臻无辜地抬起眼,“我听不懂。”

    蔡恺松将她狠狠甩到一边。

    “你不用听懂,你给我等着。”说完,他一秒也不愿继续待在城堡,径直驱车去了菲丽丝的住处。

    “乔姐姐,你没事吧?”冯云韵弱弱地说。

    蔡恺松那一下将乔臻甩到了沙发上,沙发是极软的真皮沙发,并没有造成什么伤害。乔臻起身坐好,拿起相机,确定刚刚那段都已经被录下来,又把相机关机放回了原处。

    “他顾忌着你要去上班,不敢真做什么伤害你的事,但他谋划好之后,要做什么就不一定了。你准备好了吗?”乔臻问。

    有一句话蔡恺松说得对,他是冯云韵的丈夫,他若想对冯云韵做些什么,有的是方法。

    这一层法律上的亲密关系,实在能提供太多便利。

    冯云韵清脆地“嗯”了一声。

    前世她进了蔡恺松的牢笼,一步步带上心理的镣铐,最终将自己扼杀。这一世她已看清蔡恺松的真面目,便不会再患上那样严重的心理疾病,更不会给蔡恺松其他伤害自己的机会。

    乔臻听她应得沉稳果断,内心颇有几分自家妹妹长大了的欣慰感。可惜这欣慰感维持了不到一秒,便听冯云韵十分傻白甜地问:“所以我们要准备什么?买点防身用品吗?”

    乔臻:“……”

    算了算了,孩子长大都需要过程。

    -

    蔡恺松进了菲丽丝家门,便直接打开冰箱拿了罐啤酒,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地喝了起来。喝了半天没见菲丽丝过来,不由有些不爽,扬声喊道:“菲丽丝!”

    菲丽丝正在卧室里给自己涂指甲油,闻声翻了个白眼,一边应和着,一边好好把最后一个指甲涂完才出去。

    “宝贝,怎么又生气啦,是公司里谁惹你不开心了吗?”她避开还未干透的指甲,小心依偎到蔡恺松怀里。

    蔡恺松感受到猫一样柔软的女人身体,心情稍微放松些许。

    “公司里谁能找我不痛快。”

    菲丽丝一听这话,便明白肯定是冯云韵那边有新状况。

    她摸摸蔡恺松的胸口问:“她爸妈不是管住她了吗,她又生什么事了?”

    “她爸妈走了,她就又开始变本加厉地挑衅我。”蔡恺松狠狠捏了捏手中的酒瓶,仰口喝了一口酒。相对于冯云韵的“野心”,他更不能接受的是冯云韵对他尊严的挑衅。

    他眼神暗了暗,心道你不仁,别怪我不义。

    菲丽丝这会儿终于对冯云韵有些理解了。

    先前她给冯云韵写信,虽然没有挑衅的意思,但多多少少还是想看一场好戏。

    没想到冯云韵根本不理她这茬。既没有想办法挽回老公,也没有来打击报复她这个小三。

    现在看来,应该是已经对蔡恺松没什么感情,懒得在他身上花费时间了吧。

    少了一个竞争者,蔡恺松在菲丽丝心中的魅力也少了一些。她一边想着或许应该找个时机跟蔡恺松提分手了,一边懒洋洋地问:“那你怎么办呢?”

    蔡恺松唇角勾起。

    “我的妻子不是不听话,而是生病了。生病了就要吃药。我已经托人去弄药了,等药一到,我就该给我的妻子治病了。”

    菲丽丝望向他的眼神重新亮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