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 第 57 章



    可是他已然苏醒,即便他不去神寂冢归元虚寻找剩下的身体碎片,他也会吸取这天地间的混沌之力不断变强!容衣依旧性命难保,眼下唯一的法子只有削弱封印他自己,再令容衣神力变强才能替她延缓性命。

    这时蓝夷眼睛一寒,他立刻闪身消失,蓝夷飞到十里外,便看到青工站在一尾绿竹上。

    “师父为了水容衣,竟连复生都不要了,竟要强取出自己的身体。”青工叹息一声,“我算了又算,却没算到师父居然会在乎水容衣的命。”

    蓝夷是魔祖,他纵横天地间,从来肆意,蓝夷从来没在乎过什么。

    “现在你知道了,我要水容衣的命,谁敢夺他的命,我就灭谁,包括你。”蓝夷冷冷盯着青工道,他这话,是威胁也是震慑!

    青工却笑,他伸手给蓝夷看手上淡不可见的魔纹,他道:“师父觉着以我如今的处境,还会在乎您杀我吗?您不杀我,我也会死。”

    “你不在乎死,那魔族的命,你在乎吗?你再敢动容衣,我教魔族覆灭!”

    青工眼神一震,他不敢置信地盯着蓝夷,“师父为了水容衣,竟要灭了魔族!”

    “怎么,很惊讶?”

    蓝夷则冷冷看着青工,那眼神,睥睨天地,冷酷无情,“本尊是魔祖,本尊一手创造了魔界,给了你们生命,你们在本尊眼中如同蝼蚁一般,你们的命,本尊自然想收回便收回。”

    “青工。”

    蓝夷上前一步,他抬手捏着青工的下巴,眼神迫人,“本尊在乎的东西很少,本尊不是很在乎你的命,也不是很在乎魔族的命,别惹本尊发怒,你该记得,本尊的脾气很不好。”

    青工脸色发白,他自然知道,魔尊一怒而诸神色变,蓝夷是始祖魔,他是能毁天灭地的!

    “师父为了这条龙,竟连我和青工的命要杀。”

    这时蓝夷突然听到帝藏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他立刻扭头,然后神情一变!帝藏飞身立在半空,她手臂上挂着的竟是水容衣,水容衣紧闭眼睛却不知道怎么样了!

    “帝藏,把她给我。”

    蓝夷脸色紧绷,朝帝藏伸手——

    水容衣如今脆弱的像一张纸,随时会碎掉!小龙她根本禁不起折腾!

    “师父你果然很在意她。”

    帝藏咬紧牙,她心中嫉妒发狂难以忍受再也忍不住挥手一掌便拍向水容衣便要杀她,青工厉声喝道:“帝藏住手!”

    蓝夷身形快似闪电化作蓝光逼近一掌拍向帝藏捞过水容衣!帝藏被蓝夷一击重伤,她连连退后手捂着胸口,脸色发白,突然张嘴吐血!

    这时水容衣也痛苦的抽搐一下嘴里的血往外冒!蓝夷又惊又怒,他知道是自己刚才动用了魔气催动了容衣腹中魔气!

    “师父,你居然为她,真的伤我!”

    帝藏抹一把嘴角的血,她眼神又惊又怒!

    蓝夷厉声道:“我说过不要碰她,你再敢碰她,我杀了你!”

    帝藏心中不甘愤怒,只恨不得立刻杀了水容衣将她碎尸万断,青工则飞身上前一把拽住帝藏低声道:“不要火不浇油,先走再说!”

    青工感觉到有人来了,想是木青思,他立刻带着帝藏闪身离开。

    “怎么回事?”木青思发觉林中有动静,于是追到这里,她刚要发问,看到水容衣昏死在蓝夷怀中,她立刻扑过去!

    “怎么回事,容衣!”

    “先带她回去!”

    蓝夷换手横抱起水容衣立刻往回赶!

    “她怎么样了?”

    回到竹楼木青思焦急地问鬼医,鬼医与段药圣同样都是焦头烂额满脸是汗,两人都知道是蓝夷催动了魔气使水容衣受伤但是又不敢说真话!

    “她没事,是旧伤复发。”

    鬼医只能含混过去,木青思却不似水容衣好骗,她恼道:“她好好的什么旧伤复发这么严重!”

    蓝夷道:“方才我碰到帝藏了,应该是她和帝藏交手引发的旧伤,她没事,你别担心。”

    “是是是,没什么事,你别担心,我们在这照顾着就行,你在这我们反而不好施针医治。”

    鬼医只想把木青思搪塞走,木青思却火了:“你们叨逼半天!我是个女的又不是男的你们有什么不好施针医治,快点治!磨蹭什么呢!”

    鬼医与段药圣都是有苦说不出,两人一齐向蓝夷使眼色,蓝夷突然道:“青思,把天火塔给容衣。”

    “什么?”

    “把天火塔给她戴在身上。”蓝夷再次说了一遍,火神的天火对他力量有几分克制,容衣戴着应当能压制他的魔气。

    木青思立刻召出天火塔,天火塔化作拇指大小的如同玩具一般,木青思用冰丝线结成的绳穿起天火塔戴在水容衣的颈上。

    水容衣原本一直在抽搐吐血,戴了天火塔,果然气息慢慢的平稳了下来。蓝夷悄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