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第 70 章

    《曾照彩云归》最快更新 [lw77]

    “韩初霁疯了吗?”德妃不敢置信,在宫中来回踱步。m.chuangshige.com怎么会有这般疯的人。

    成王也皱着眉头,“母妃,现在该如何是好?”

    初霁既没有向魏明帝求救,也没有找光州三家求助,反而从洈水关调了一个小将庞小英,带着曾氏的奴仆,直接去打了匪寨。当然,奴仆是现成的,曾氏的人本就是洈水关退下来的老兵,而且是精兵。

    光州的人眼睁睁的,看着庞小英都没怎么整合军容,一行人就默契无比的向海中开拔。

    “擅自动兵,疯了不成?”德妃怒骂,心中惊疑。

    光州参韩家的折子雪花一样的飞到魏明帝的案头,但是魏明帝皆留中不发。

    更令人瞠目的是,庞小英灭了匪寨,竟然没有见到曾棋,反而矛头直指她们,指责定是光州三家指示,听闻已经带着人马进京,想要告御状。

    光州的人心性高傲,容不得污蔑,个个都在怒骂韩氏泼污水,又都彼此怀疑,难不成为了争太子,真的对贵妃一系下手了,污污糟糟。

    “母妃,如今要紧的可是要撇清嫌疑。”成王急道,倒打一耙不要紧,曾棋已经不见了,谁也不知道是活着还是死了,要紧的是赶紧泼脏水到其他两王身上。

    总要有人承担贵妃的怒火,但那个人一定不是自己。

    “安王还是秦王,母妃,我们要早做决断。”两个都不好惹,但是也管不急了,赶紧泼了才是。

    德妃咬着牙,张氏,贤妃没一个好相与的,她只是想给初霁一个小小的警告,最后你好我好,不要插手争太子而已。

    “混账!”是李子君提的,她动了心,德妃心中懊恼。

    成王知德妃,现在情势到了如此局面,德妃心中的惊怒可想而知,李子君的提议说坏谈不上,但谁也没料到,韩初霁竟然这么血性。

    “表妹毕竟是安王的侧妃,母妃以后小心便是。”成王状似安慰了一句,“儿子觉得,要不然还是放在三哥身上?”要是让韩氏与王氏彻底离了心,这一局,他们也不算输。

    德妃压下太阳穴突突跳着的神经,思量起来,与海匪勾连本就是私下的行动,现在曾棋失踪,海匪被灭,想办法祸水东引,也是好的。

    而在右相府,秦王有些傻眼。

    “这......”庞小英只带了一小部分人上京,曾氏的人马可没散,不仅如此,还从各地源源不断的抽调,全堆在光州,鬼知道曾氏私底下藏了多少人。

    就是光州三姓,也算不清,海外诸岛,可太能藏了。

    王宗铨摇了摇头,“不止如此,殿下可有注意到,曾氏的人马军强马壮,哪是一般商人可以练出来的。”

    他底下人的奏报更精准,说曾氏之家仆声势整肃,眼中肃杀之气齐聚,大魏定鼎天下到现在,也已经不少日子了,当年战场上的兵也都退了,如今只有洈水关一地有战事,能打磨出这样的悍兵。

    海战与陆战是不同的,海战靠的是船只的配合,而陆战,用的是血肉,是信念。

    王宗铨怀疑,这些家仆,是洈水关的精兵,借曾氏之手,进入光州。

    这太隐蔽了,光州本就是很隐秘的地方,藏些事太容易了,若不是这回,他也没发现,韩家可能早就动了心思。

    秦王一惊,“边军?”九边之军,其勇猛是京军的数倍,见过血和没见过血,杀过人和没杀过人,不是靠操练就能磨平的。

    王宗铨点头,“兵如其帅,洈水关的兵是庞德元留下的底子,庞氏用兵,其志坚,又经韩维琛带领,其意擅变,极难对付。”

    “那该如何是好。”秦王的想法很简单,现在光州如今是众争之地,三家已是很拥挤,若是韩氏再插手,可就太挤了。

    “请神容易送神难。”王宗铨叹息,韩氏摆明了,就不会从光州撤出来,那么上回的交换,可就是亏极了。

    用最小的棋子,拿最大的战果,这一手玩的很漂亮,贵妃唯一损的大约是光州文人的上下抵触。

    但文人是有硬伤的,很硬的伤,不知贵妃看到没有,要是看到了,那就不好说了。

    王宗铨不由的兴起了如杨津一般的感叹,一个宠妃的肆无忌惮真的会制造很多不必要的麻烦,如果这个宠妃还是实权帝王的,更是麻烦之中的麻烦。

    现在大家都是案板上的肉,就看魏明帝这把刀想从哪一块肉下手了。

    “殿下还是将手中的蛛丝马迹上呈陛下吧。”王宗铨说道。

    秦王抿了口茶,将心中恶气压下,“也只能如此了。”

    如果一早知道韩初霁那么难缠,那时候母妃还在太后面前争什么,还不如嫁给安王呢。

    王宗铨见秦王的模样,不由的笑了,“殿下现在懂女子的难缠了?”

    “怎会如此胆大。”上来就起武事,说打就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