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文斋 > 其他小说 > 凤时春 > 59. 玄序(六)

59. 玄序(六)

    《凤时春》最快更新 [lw77]

    这些时日如因几乎就像入了御前的差事队伍,天天预备着随时上御辇伺候。m.chuangshige.com

    说是伺候,也不太准确,皇帝最多不过让她研研墨、倒倒水、打打扇子,更多时候她跟皇帝两人互不干涉,皇帝忙自己的军国大事,她就在一边儿看书。

    他事情繁多,大事小情都要他定夺,可即便再忙,皇帝一天总要让季全来叫她一回,叫她过去也没什么大事,有闲情逸致便同她下盘棋,心里头有事要盘算,便扔给她两本书叫她在旁边自己打发时间。

    如因也咕哝过,皇帝本就忙的分身乏术,还再叫她过来做什么?皇帝闻言只哂笑两声,说自己金口玉言要臭死她的名声,自然不敢忘却。

    再辩下去,皇帝就用值夜来堵她的嘴,说自己夜里睡不安稳,不如叫如因过来值夜,也好同他说话解闷。

    皇帝每每抬出值夜这件事,如因就只能偃旗息鼓。多荒唐啊,好好地姑娘家来给皇帝值夜,但凡流传出去只言片语,只怕她得就地找根藤吊死。

    今儿也一样,如因打帘子出去,怏怏的冲季全颔首道:“主子爷又召奴才过去么?谙达稍等,这次容我自己带些账本过去看。”

    季全笑眯眯的止住她:“这趟不上御辇啦,掌柜的甭担心时间难打发,只怕还会觉着不够用呢。”

    如因还真好奇起来:“这话怎么说?”

    季全四下一指,满是无际的草原:“这儿是个宝地,年年队伍走到这儿都得多停一两日。前儿您说没见过北国风光,主子爷记心里去了,今儿主子爷推了好些事儿,想带您出去逛逛,让您瞧瞧草原风光呢。”

    如因一下子兴奋起来:“真能随处走走?这一路我眼瞧着外头的景色心里直着急,可碍于规矩,即便驻跸休整也不敢自己跑出去。这下可好了,不知道万岁爷要带我去哪儿?”

    季全嘻嘻笑起来:“草原上最痛快的自然是骑马了,御马苑可都已经将马送到御前,就等您过去了。”

    嗬!骑马!在一望无际的草原上骑马!

    想想就令如因热血澎湃!

    可刚刚季全说什么?皇帝推了好些事,就为了带她出去走走?

    这可不成,她虽有心算计皇帝,但还没大胆到拽着皇帝贻误军国大事。小打小闹就算了,攀着皇帝不理朝政可是要杀头的罪过。

    还是推辞掉比较稳妥,如因刚想张口应话,后头‘唰’的蹿出一大一小两个人影,眼巴巴儿瞅着季全:“要出去骑马?我们能不能跟着?”

    如因真是头疼,魏长风是不懂事的孩子也就算了,逾白怎么也童心未泯,跟着三岁的孩子瞎胡闹?

    她语气有些硬:“春逾白,你身上皮痒了?你当万岁爷是什么人,没事了专门带着孩子出门玩么?”

    谁料季全却一点儿不气恼,反而还劝止住如因的呵斥:“在这样的草原上跑马是件多痛快的事儿啊,两位公子向往也情有可原。”

    如因说不是这个理:“这不是自己家出门游玩,想怎么样都由着他们。万岁爷叫我过去是天大的恩赐,是给我脸面,可我怎么能由着他们跟我一道呢,这不是太不知好歹蹬鼻子上脸了么。”

    “谁蹬鼻子上脸?”皇帝的声音冷不丁冒出来,吓得春家三人都一个哆嗦。

    皇帝一身玄苍色骑装,腰间明黄的绶带勾勒出高挺矫健的身影。

    如因忙行礼:“奴才给主子爷请安。”她四周望一望,“这边儿人多嘈杂,主子爷怎么亲自过来了。”

    皇帝一昂下巴,让如因看不远处正喷鼻的三四匹高头大马:“朕早就预备好了,可你金贵,左等不来右等不来,朕只能亲自来请。”

    说话间,皇帝看见一个粉雕玉琢的娃娃正目不转睛盯着自己,小小的孩子明明不谙世事,可一双眼睛亮的吓人,生出些与年龄相不符的杀气与冷意。

    果然是将门虎子。

    皇帝开口:“这是魏长风?”他负手看他,“我同他阿玛擎小儿一道长大,倒是第一次见这孩子。”

    如因朝长风招手:“来,给主子爷请安。”

    长风明显不愿,只是皇帝身上那种与生俱来的威仪已经像山一样高高压下来。

    他再成熟也不过是个三岁多的孩子,只跟皇帝对视几眼便败下阵来,颇有些不情不愿的噘着嘴,有模有样的磕了个头:“主子爷吉祥。”

    皇帝问他:“会不会骑马?”

    长风一怔,摇摇头:“阿玛只带我在马上走过一圈。”

    一旁逾白的眼神十分炙热浓烈,让皇帝不能忽略,于是他又转头看逾白:“想去?”

    如因还未来得及跟逾白使眼色,逾白已经头如捣蒜点个不停。

    如因无奈扶额。

    皇帝好兴致,朗声笑起来,招手命卓家两兄弟牵马过来。他手一指:“你们两人是练家子,一人带